夜半时分,宏义宫秦王府。fmshuwu.comhttps://

  秦王妃长孙无忌为丈夫披上铠甲,佩上弓刀,目送着丈夫迈出殿门。

  殿前,尉迟恭、程咬金、段志玄等一干秦王府大将早已经等候多时,程咬金甚至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开始在骂娘,殿门缓缓打开,秦王李世民缓步走出来。

  “大王!”

  程咬金等十几员将军一起呼喊,个个神情激动。

  一瞬间,李世民不由的感觉鼻子发酸,眼眶发热,看着这些壮汉,李世民顿时所有的忧虑一扫而去,他仿佛又回到了千军万马的战场之上。

  强压下心头的情绪起伏,他快步来到诸将面前,亲手将尉迟恭程咬金等一一扶起,“诸位不要如此。”

  急性子的程咬金道,“大王,请下令吧!”

  李世民站直身躯,以君临天下的姿态扫过诸将,语带激昂颤抖,“愿与我李世民同生共死者,就随我来!”

  ·······

  “房玄龄和杜如晦还没来吗?”

  殿前,李世民目光扫过诸将,看到缺席的两位谋臣,眉头紧皱。

  负责去召唤房杜二人的长孙无忌回道,“房杜二人回说陛下敕书旨意不许二人再事奉秦王,因此他们不敢私下来谒见大王,怕因此获罪而死,故不敢奉大王教令。”

  李世民愣了一下。

  “先前有人说叔宝背主求荣,而事实上叔宝却是忠心耿耿,为我深入东宫打探到重要情报,反倒是房杜二人我向来倚为心腹谋臣,现在却要背主乎?敬德!”

  粗黑魁梧的尉迟敬德大步出列,“末将在!”

  李世民摘下自己的佩刀交给他,“你持我的刀前去见二人,若他们果真没有回来的意思,便可砍下他们的头颅来见我!”

  长孙无忌忙道,“我陪敬德同去!”

  房玄龄府上,尉迟敬德出示了李世民的佩刀。

  房玄龄笑着说道,“其实我与如晦那番话,只是想要激一激秦王,我等担心秦王事到临头,又犹豫不决,如今看来秦王心意已决,正好。”

  他们一起去见杜如晦,然后换上道袍,悄然回到秦王府。

  ······

  太极宫玄武门北,禁军屯署。

  左监门卫左翊卫中郎将府中郎将常何挥手,亲兵捧上一个红漆盘,上面盖着块红布。

  常何掀开红布,露面里面黄澄澄的四十把金刀子。

  禁军左屯营中郎将、黔昌县侯敬君弘笑问,“常兄这是何意?”

  而厅中数十员将校更是个个目放精光,全都盯着那些金刀子。

  常何笑着说道,“今日在座的都是屯署的兄弟,你们许多人都是我和敬兄多年的老兄弟了,是自山东时起就随我们征战南北的,着实是不容易。早年我跟敬兄都曾是追随密公在瓦岗并肩战斗的,后来归顺朝廷,又都在秦王麾下攻洛阳战虎牢平山东,这都是生死交情。”

  “秦王是咱们的老上司,他知道咱们这些人向来是有点钱就过不了夜的,平时花钱大手大脚惯了,不会理财攒钱,可是如今咱们在京师生活,不比以往,且大家都是有了家室妻儿的,开销也大,平时靠那点俸禄过日子也不易,因此秦王特意赏下这些金子,给你们补贴下家用,你们今天也不要推诿,当然,日后殿下若是有用的着兄弟们的地方,你们也一样不能搪塞。”

  “谁敢忘恩负义,不但我不依,众兄弟们能饶吗?”

  今日这厅中众人,其实都是常何与敬君弘的老部下,多是起于草莽,他们在常敬两人麾下多年,也是皆成为了校尉军官,靠着两人提拔安排,有了如今的位置和官职,当然,暗里面这些安插调动,其实也是有秦王李世民的暗里安排,一切只是为了今天。

  一众校尉们都笑着上前接过金刀子。

  敬君弘低声问常何,“吕世衡那边要打招呼吗?”

  吕世衡是右屯营中郎将,常何道,“他那人胆子小,机密之事,还是不要提前说的好,否则他若是过于忧惧,出点差错反而麻烦,等到时拉着他一起干就是。”

  “兄弟们这次是把全家老小的性命都押上了。”敬君弘道。

  “我们不会失败的,我们追随的可是秦王,那位战功赫赫的大唐秦王!”常何鼓励他道。

  ·······

  宏义宫秦王府。

  高士廉对李世民道,“秦叔宝让秦琅转告,说探得对方布置详细,齐王自领一府兵马护卫,余一府由谢叔方率领护卫齐王府,冯诩冯立兄弟任长林门监领,统领两千长林兵。薛万彻率领东宫内率三千在昆明池布置警跸。”

  “还有,宫里的张婕妤已经把殿下今日入宫面圣检举其秽乱后宫之事派人密报太子,不过秦琅说不用担心,明日太子和齐王会如期经玄武门入宫。”

  李世民点头,“叔宝爷俩的情报很及时。”

  “大王,秦琅还说,叔宝已经答应,让调到渭水大营准备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