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琅做了个梦。bpshuwu.comhttps://

  梦很长,也很破碎,醒来,梦境便更加支离破碎了。

  只是隐约记得,梦里有父母妻儿,他们在家里刚装饰好的房子里吃饭的场景,女儿抱着他的腿,一直嚷着要吃肉肉。

  “你终于睡醒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秦琅的回忆,被那一声惊扰,记忆之湖荡起波澜,那些画面全都被掩到了湖面之下。

  秦琅有些恼怒的抬起头,想要教训那个敢打乱他宝贵记忆的人,结果却看到李世民的那张脸凑在面前。

  “嗬,还有起床气,还不小呢。”李世民呵呵笑了两声,退后回到坐榻。

  秦琅晃了晃脑袋,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永安坊的家中,却是在东宫了。

  “臣拜见太子殿下。”秦琅有些没精神的起身一拜。

  李世民摆了摆手,“这里也不是外朝,不用拘礼,秦琅啊,听说你现在很放纵啊,大白天的也在家喝的烂醉,成何体统。”

  秦琅瞧了瞧李世民,再看了看左右,只见殿里并无他人,于是便也干脆直接跪坐到了地上。

  “臣又无职事差遣,在家放松喝点酒也不违反朝廷制度吧?”

  李世民哼了一声,“秦琅,今天叫你来,是让你好好考虑一下孤之前的提议。”

  “殿下,臣早已经考虑的清楚了,臣拒绝。”

  “你就不想先看看丹阳再说?”

  “没必要!”

  李世民的火气腾腾的就起来了,可他极力的压制着自己。

  “难道孤的皇妹就这么的上不了你眼?”

  “殿下,臣从未见过公主,如何能说上不了眼呢?臣只是无意高攀,也高攀不起。”

  “混账,孤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要么娶丹阳做驸马都尉,前程似锦。要么,孤今天就将你的爵位一撸到底,把你送到敦煌去做个边军守城校尉!好好考虑吧!”

  秦琅无语。

  “阿耶!”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四岁的长乐郡主李丽质自殿外小跑着进来,她跑到秦琅面前,张开一双小手把秦琅挡在身后。

  “丽质不许阿耶骂三郎哥哥。”她说着转头对秦琅又道,“三郎哥哥不用怕,我来帮你。”

  “五娘,你怎么来了?你先出去,我有事跟秦琅谈。”李世民看到嫡长女这样,也只能无奈的哄道。

  “阿耶,丽质不要十五姑姑嫁给三郎,我将来长大了要嫁给三郎,我早和阿耶阿娘说过的,你们也答应过我了,不能说话不算话。”

  李世民无奈,那不过是玩笑话,怎么还能当真。

  “五娘,你先到一边玩去,阿耶一会陪你玩。”

  可李丽质却跟老母鸡护着小鸡崽一样张着双手死死护着秦琅,口口声声说三郎是她未婚夫。

  李世民头疼不已。

  “丽质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就要嫁给三郎。”

  “那你问问秦三郎愿不愿意娶你!”李世民吹起胡子。

  李丽质扭头抱住秦琅,“三郎哥哥,你答应过我娶我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秦琅一头雾水,满脸懵逼,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个。

  看着面前的李丽质才四岁啊。

  “郡主殿下······”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秦琅和李世民对视一眼,都是一脸无奈,这四岁奶娃的撒娇耍赖大法真是太厉害了,简直无敌,根本无法抵抗啊。

  李世民本来也挺无奈的,可看到秦琅的样子,心里居然有一丝爽快感。

  这小子,终于也有人制住他了。

  一个荒唐的念头突然就涌上了心头。

  李世民居然脱口而出道,“好,阿耶答应你了,秦琅不娶你姑姑了,他既然答应过你要娶你,那就得履行诺言,孤现在就颁下太子令为你们赐婚订亲,十年之后便正式完婚嫁入秦家。”

  秦琅目瞪口呆。

  “太子殿下,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郡主啊?”

  李世民大眼一瞪。

  “你难道要说丽质说谎?孤的宝贝女儿如此天真无邪,怎么可能说谎?”

  “殿下,郡主年芳四岁,她只是个孩子啊,哪懂得婚姻之事?”

  “放屁,孤的女儿天生聪慧,四岁也早懂得这些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殿下,你这是不讲道理。”

  “讲道理?那你非要拒婚,也是不讲道理。”

  “殿下,牛不喝水你不能强摁头啊,臣在靖乱之中就算没功劳那也是有苦劳的啊,殿下这般对臣,不怕别人说殿下过河拆桥鸟尽功藏?”

  李世民冷着脸,“你好好考虑一下,殿中给我答复,今天你要么答应尚丹阳公主,要么答应尚长乐郡主,二选一!”

  秦琅一听也恼了,娘的,真要过河拆桥啊。

  “殿下!这也太儿戏了!”

  “是你儿戏,孤是认真的。”

  “若真如此,那么就算去敦煌,臣也没话可说!”

  说完,秦琅站起身来,准备走人。

  “站住!”

  李世民站起来,“你小子还真是属牛的不成?脾气这么拗?你这样拒婚,想过孤的感受没,想过皇家脸面没?这样吧,你不愿尚丹阳就算了,但是你也不能这样硬拒,否则孤的脸面,皇家的脸面全无。你今年十六,再过五年二十一成丁。那么就以这五年为期,你现在先接下与丽质的赐婚订亲,五年后你若依然不愿意,到时孤也不勉强你,再下旨解除你们的亲事就好,如何?”

  秦琅倒被这个转折弄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李世民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殿下,这样不好吧?我跟郡主年龄相差巨大!”

  “才十二岁而已,再说现在也只是订个亲而已,也算是对孤对外面一个交待。”李世民叹口气,“其实要不是考虑你阿耶与我无数次一起出生入死,又考虑到你小子之前靖乱也确实立有大功,我也不必如此大费周折,三郎啊,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保全你秦家,保全你,你小子莫要不识好歹了。”

  李世民说到后面,语气已经非常不客气了,堂堂大唐监国太子,耐心也是有限度的。

  若不是看秦琼面子,又念这小子之前确实出了不少力气,哼……

  秦琅站在殿中,也不由的正视起李世民的话来,这事情搞的比他意料中的还要复杂的多了。

  “孤今日刚加封了你父亲一千二百户真封,又给你先祖父追赠上柱国、济南开国郡公等官爵,又让你四弟秦理袭爵上柱国、济南郡公,还给贾氏追赠荣国夫人,给崔氏封宁国夫人,给你生母罗氏追封为楚国夫人······”

  “臣多谢殿下。”

  秦琅深深一拜。

  李世民抚起秦琅,“坐下吧,你能明白孤与令尊的良苦用心就好,现在说点正事吧。”

  “殿下,说话算数,真只是假订亲?“

  “你置疑朕?“李世民大眼一瞪.

  秦琅讪讪一笑.

  “小子,莫不你还要朕把刚才说的那些话都写在纸上,然后署名盖印给你留着,我告诉你,别登鼻子上脸,得寸进尺,见好就收.“李世民恶狠狠的道.

  秦琅见李世民发了火,于是便偃旗息鼓不敢再提了.

  “还是说回正事!“李世民道.

  “殿下请说。”知道不用去敦煌吃沙子了,秦琅脸上也稍有了笑容,他可不想真被流放到敦煌去,呆在长安多好呢,当个假女婿就假女婿吧,反正李世民也答应只演五年戏,五年后还是可以解除订亲的,只是这五年内他秦琅不能再与其它女人订亲成婚。

  李世民重又坐下,他打量着这个‘女婿’缓缓开口。

  “孤虽然已经正位东宫,控制了长安城,但是,长安城现在虽然如一个表面平静的大湖,可底下却依然暗流涌动,在长安之外,天下各处更是还十分不稳。许多人劝谏,说建成元吉已伏诛,那么余党就不要再追究了。”

  “殿下,昔日太子党人,也依然是大唐之臣,如今既然废太子已诛,那么这些人确实没必要再过多追究。否则,这便是自废武功,如今天下刚定,可也还有朔方梁师都依然抗命割据,又有岭南之地只是表面依附,更不消说还有北方的突厥屡屡入侵,我们当团结力量一致对外才是。”秦琅也借机劝说。

  李世民点头,“你说的没错,这也正是我所考虑的,废太子党人也不全是坏人,当然,也并不全是好人。虽然如今我已经下令赦免废太子党人,可依然还有人在暗里意图做乱,对于这些人,朝廷就不能只是一味的宽宏大量,还得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