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琅掀开染血的面甲。zptxt.comhttps://

  眼前一片狼藉,一千五百齐府兵有半数倒在了地上,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无主的战马在悲鸣,试图叫醒伙伴。

  “三郎,谢叔方逃了。”

  秦琅扭头望向远处,谢叔方兵败后没有回玄武门下跟冯氏兄弟会和,而是直接带着数百残兵,直接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不必管他,我们的战场在这,在玄武门。传令兄弟们,穷寇勿追,不要管那些败兵,赶紧聚拢起来,我们面前还有两千多东宫兵呢,不解决掉他们,事还没完。”

  一队黑披风黑铠甲黑战马黑漆枪的玄甲骑奔来。

  一员玄甲骑将在最前面。

  秦用迎上前,“见过翟将军。”

  身材魁梧的翟长孙跳下马,“我说是谁有如此胆气,居然敢以千余乌合便要硬战谢叔方呢,原来是叔宝家的大锤公子啊。”

  翟长孙以前跟秦叔宝一起并为玄甲骑兵的首任四大统领,不过他不是瓦岗过来的,他本是陇右人,早年随薛举父子在金城举兵反隋,后来因薛举父子无道,身为薛仁杲宰相内史令的翟长孙率部归降李世民,从此随他征战。

  “翟将军误会了,在此统兵的乃是长安县尉,是我义父第三郎秦琅秦怀良也。”

  “哦?”

  翟长孙有些意外。

  秦琅上前见礼,翟长孙上下左右的打量了许多遍,“你就是秦三郎?虽说我与你父共事多年,但还头回见你,前几天还听说你竟然拒了与荥阳郑氏的联姻,当时还不少人说你是傻子,想不到你小子如此勇猛,不输给叔宝啊。”

  “若非翟叔叔及时赶到,只怕我此刻早已经丢盔弃甲,正慌忙逃窜呢。”秦琅笑道。

  “这话我可不信,你要是真这般没用,那等不到我来,你就要逃了。”

  “哈哈哈。”

  简单的玩笑过后,大家便都亲切的多。

  “这边什么情况?”翟长孙认真问道。

  “情况还不坏,冯立兄弟的东宫兵和谢叔方的齐府兵击溃了屯营兵,敬君弘和吕世衡两位中郎将都战死了,不过好在常何及时关闭了玄武门,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宫里情况。”秦琅简单介绍道。

  翟长孙打量了几眼依然紧闭的玄武门。

  又看了看正在匆匆列阵备战的东宫兵。

  “总算紧赶慢赶来的及时,只要玄武门没丢就不怕,谢叔方已经败逃,冯氏兄弟虽然也很狂,可我玄甲骑不放在眼里。三郎,你们也辛苦了,就请在一边为我们押阵,看我如何灭了他们。”

  玄武门前。

  冯氏兄弟此时也是十分不安。

  强攻玄武门不下,现在又被玄甲骑杀到。

  “玄甲骑,还真是威风。”冯立冷眼望着面前那黑色的浪潮。

  “毕竟是秦王一手组建的玄甲骑,仅看这支骑兵的历任统领就知道如何骠悍了,秦叔宝、程咬金、尉迟敬德、翟长孙、孙士贵、段志玄等哪个不是有名的骑将。”

  “尤其是那个秦叔宝,当年他在前朝时,以大将来护儿的帐内起家,后来是张须陀的前锋,跟罗士信万人莫敌。后来归附李密,也是李密的内军骠骑,再投王世充,又授他为龙骧大将军,归唐,为秦王府马军总管,再到玄甲骑统领,可以说这秦琼就是个天生的骑将,无论到哪,都是万中无敌的骑兵大将。”

  “来的好像不是秦琼,看旗帜是翟长孙,数量也不多,五百骑吧。”冯诩不太认同兄弟那种长他人威风灭自家士气的说法。

  “秦琼确实是久负盛名,可那是他从来没跟咱们兄弟交过手,否则,老子早就斩了他的人头。”冯诩狂妄说道,“秦琼未至,那就先斩了这个翟长孙。”

  玄武门内。

  临湖殿中。

  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的尸体摆在殿中央,秦王李世民蹲在死去的两个兄弟面前,面沉如水,心情沉重。

  虽然在制订这个计划之时,他已经做过许多最坏的打算,也料想到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

  但真到了这一刻,两个兄弟的尸体摆放在面前时,看着他们犹自大睁的双眼,他依然还是不太敢置信。

  长孙无忌等人都默默的站在远处,不敢近前,没有人想在此时打扰这位秦王殿下,虽然大家也知道现在不是伤感怀念旧情之时,可他们依然还是给他留了些时间。

  李世民伸出手,想要为兄弟们合上眼睛,可伸到一半,又不敢去触碰,最后还是收回,他不敢对视他们的眼睛。

  “是你们逼我的。”

  “若不是你们要在昆明池杀我,我也不想这样。”

  “几年前,你们就曾在酒中下毒谋害我,那次我命大没死,可是这次,我不想再忍了。”

  ·······

  “这天下本就是我该得的,我功劳最大,出力最多。”

  “咱们兄弟三个,终究只能活一个,今日不是你们死,那明日便轮到我死了。”

  “对不起。”

  一名秦王府亲兵赶来。

  长孙无忌上前低声询问了几句,然后过来。

  “殿下,有情况。”

  李世民伸手抹去脸上的几滴泪水,起身出来。

  “什么情况。”

  “两个情况,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大王想先听哪个?”

  李世民扭头看了那边地上的两个兄弟,“还是说点好消息吧,我现在想听点好消息。”

  “好消息是侯君集不负陛下重负,攻进了长生殿,他已经护卫陛下到了临湖殿附近的海池上,暂时安置于龙舟之上,泛舟池中。”

  听到这消息,李世民长松了口气。

  太子和齐王杀死了,皇帝也控制住了,现在就只剩下接管中枢,控制长安了。

  “坏消息呢?”

  “敬君弘和吕世衡战死了,北门屯营兵溃散了,东宫和齐府兵正在围攻玄武门,常何和张公谨虽然关闭了玄武门,可只有百来人守卫,只怕难以久守。”

  “玄甲骑还没出现。”

  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沉重。

  李世民刚刚放下的那颗心,又提了上来。

  “不是说只要玄武门上燃起烽烟,玄甲骑立即就能赶到驰援吗?”

  长孙无忌不知如何回答。

  郑仁泰道,“或许秦琼并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