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皇派人来到平康坊,召秦琅去打麻将。cpshuwu.com自从秦琅献麻将后,太上皇就沉迷上瘾,每日都要搓上个几圈,还不时的召老臣裴寂、封德彝等前去。

  这些举动,引得新皇心腹们猜忌,长孙无忌房玄龄等纷纷密奏皇帝,说太上皇这是借机往来心腹,要小心提防。

  突厥大军才刚撤去,这个时候若是再宫廷生变,可就麻烦。

  李世民于是加强了太极宫宿卫,出入只能经由玄武门,而玄武门重重守卫,裴寂等再想轻易出入太极宫,就算有太上皇的手令也轻易不得行了。

  李渊找不到老伙计找牌,于是便发脾气,跟嫔妃宫人们打太没意思,没有人敢真赢太上皇的钱,不像裴寂等老臣,就算输那也输的有技术,而秦琅更是敢公然赢太上皇钱的人。

  太上皇叫秦琅去打牌,还点名要秦琅带上程处默,并让秦琅再邀个搭子去。

  程处默对于去陪太上皇打牌很积极,每次跟秦琅陪太上皇打牌不管输赢都有好处得,输了是皇帝或太上皇的,赢了是自己的,打几次牌,他赢的跟赏赐的加起来都有一千多贯,这让他在渭北成功置办了一个田庄,虽然也就个小庄子,可这是他程处默私人名下的产业,个人小金库,对于才不满二十的程家大郎来说,有了这个小庄子小金库后,自己今后可就自由多了,不必处处受家里管制。

  程处默今天正好不当值,一听说去打牌,马上就赶到了平康坊,“谢谢兄弟记得哥哥呢,一会赢了钱,哥哥分你一份。”

  秦琅很鄙夷程处默,牌技臭的很,估计太上皇就是看中他牌技臭才让叫他的。

  “三郎,这个你收下。”

  说着程大郎居然掏出一张纸来。

  “这啥?”

  秦琅打量,发现这是一张质地很好的麻纸,上面写着西市街东沈铺几个字,后面又还有一行字,程大郎存钱三百千等小字,另外还盖了数枚印章。

  “这是存帖,我在西市沈家金银铺里存了三百贯钱,你拿上这张存纸,另外还有这个印章过去,便可以支取,不过最好是十天之内去取出来,我只付到十天后的保管费,过期可是还要另交保管费的。”

  “我知道你这是金银铺里的存单,我是问你这三百贯钱是什么意思?”

  程处默呵呵一笑,“是这样的,你发明的这麻将牌确实挺有意思的,如今长安可是挺风行的,都以为时尚,所以呢我就找了几个往来安州交趾的象牙商人,以及一家雕刻铺子,制作象牙麻将牌,然后出售。”

  说到这里,这家伙有几分得意的道,“你也知道哥哥我向来人脉宽广,哪都吃的香,因此我这象牙牌可是声名远扬,极受欢迎,虽说现在长安也有不少跟风制象牙牌的,但他们的都没有我的这程牌名气大,我这用料又足,皆是上等好料,纯正象牙牌,手感好,高档,都供不应求呢。”

  按程处默说的,他自跟秦琅第一次陪太上皇打麻将后,回去便找人自制了一副,一开始是拿回去跟兄弟们练习,准备涨涨技术,好增长牌艺的,谁知道后来被程咬金发现了,一开始被揍了一顿,后来听说他跟着秦琅陪太上皇打这牌,虽输了八百金,可转眼皇帝赏赐了千金后,老程呵呵笑着没收了麻将牌,然后让他再做一副继续练习牌技。

  没两天,老程又来抢走了他刚做好的牌技,说是要拿去送给老伙计们,程处默无奈之下,只好找人多订了几副,因为跟相熟的兄弟们吹嘘了几句,于是大家也想玩玩这新鲜棋牌,然后处默开始只收本钱,再后来发现求取者甚多,好多根本不熟,于是干脆便搞起了买卖。

  他不过是找材料找铺子加工,但程牌的名声在长安贵族中已经打响,居然供不应求,于是居然还挺赚钱的。

  “看来没少赚啊?”

  秦琅看着这张三百贯的存单,程处默呵呵道,“也没赚啥,就是点零花钱,不过哥哥不是想着这牌是你发明的嘛,所以特意孝敬你来了。”

  “老实说,赚了多少?”

  “也没多少。”

  “多少?”

  “五百贯。”

  “赚五百,你分我三百?”

  “六百。”

  “呵呵。”

  “其实就八百。”

  “嗯哼。”

  “好吧好吧,我实话实说,总共就赚了一千贯多一点点,兄弟我还整天东奔西走的,也是点辛苦钱,要不,我再给你二百贯,不过得过段时间,我的那份八百贯我都已经拿去渭北白渠买了庄子了。”

  秦琅哈哈一笑,把存单还给他,“你能想到用这个赚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