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琅打量着秦琼,此时的秦琼其实也不过四十出头,对于一个武将来说,这应当正处于黄金阶段,毕竟李靖都差不多六十了,人家依然老当益壮呢。bzshuwu.com可秦琼说他受伤无数,这也是实话,秦琼跟李靖不同之处在于,李靖向来就是个指挥型将军。

  而秦琼是从小兵一路打上来的,曾参与过征高句丽,经历过数年山东讨贼,再到隋末诸雄混战,再到百战开唐,就算在李世民麾下七年,可每次随李世民征战,若是对方敢有跟李世民炫耀人马的,秦琼必然要斩敌将于万军之中。

  勇烈三军,国朝名将的代价,便是当秦琼解下战甲之后,满身疤痕,气血亏输。

  当然,秦琅相信,秦琼的身体现在只是刚开始走下坡路。

  “阿爷是如何打算的?”

  秦琼一手牵着罗士信和窦红线的儿子罗通,一手牵着裴行俨的兄弟裴行俭,秦琼百感交集。当年他在齐郡与罗士信初相识时,他是受齐郡丞张须陀临时征召的在家丁忧府兵队头,罗士信是被征召到张须陀身前服役的执衣中男。

  那年的秦琼比现在的秦琅也大不了几岁,罗士信更才十四岁。罗士信初入军中,被几个憨货欺负,秦琼路过为他打抱不平,两人就成了朋友。只是后来秦琼才知道,别看罗士信个头矮小瘦弱,但有一股子力气,他甚至能够把两头打架的黄牛拉开。

  那天其实就算秦琼不上前帮忙,以士信的本事也完全可以干翻那几个憨货。后来事实证明也是如此,罗士信请战,身披数层甲跃上战马挺枪杀入贼阵,连斩数贼,割耳而还,惊到了张帅。

  从此秦琼和罗士信这对年轻人便在张帅麾下开始崭露头角,他们成为搭档,或为前锋或是殿后,勇悍绝伦,渐渐也成为了张帅麾下的两员大将。

  秦琼看着跟罗士信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般的太平郎,对儿子叹道,“三郎啊,我知道我的本事,年轻时凭一股子血气,冲锋陷阵没怕过,可如今不一样了。阿爷老了,这天下也太平了,我这样的将军也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侥幸百战余生,也该安享几年太平日子了,朝堂上的政事,那些权势等等,我也不想掺和争夺,够了。”

  “相比起你罗叔和裴叔他们来说,我能活着看到天下重归太平就已经够了,何况现在还有这不错的地位。”

  秦琼有自知之明,皇帝让他当雍州牧,还让他当参政,这是看的起他这个老伙计,但宰相参政岂是那么好当的,现在儿子又成了皇帝女婿,这么年轻也是国公,还成了镇抚使,主管一个要害衙门。

  别人都道秦家一门三公,父子俱紫玉,可秦琼却有些担忧。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秦家这份过高的恩宠,让他常担忧。思来想去,秦琼还是决定以病疾为由辞职,自己隐退,也算是给儿子让个位。如此一来,秦家也不会再成为别人眼中钉了。

  更能避免今日的君恩,变成他日对权臣的猜忌担忧。

  “三郎,过几日我去向陛下请求,看能不能免了你的镇抚使之职。”

  “什么?”

  “三郎啊,这镇抚司衙门,不是久留之地,这个衙门做什么的你我心知肚明,这终究是个阴私衙门,主要是干那些脏事的,你还年轻,陷在这里深了,以后想出来就难了。若要走的远,站的稳,还是得远离镇抚司。”

  秦琼这番话也是老成之语,镇抚司设立的目的就是针对废太子余孽的,就算以后废太子党不再是陛下心腹之患,那这个衙门也不会轻易撤除,今后可能还会成为皇帝做一些不便于公开阴私之事的衙门。

  秦琅出身好,根正苗红,又是帝婿,有秦琼为他铺路,前途无量,如果一直留在镇抚司,那秦琅以后身上就会被打上一个不好的标签,将来想在朝堂上走更远,就难了。

  甚至镇抚司这样的衙门,难免会得罪许多人,将来保不齐秦琅失势时会被许多人踩上一脚,被清算。

  “天下太平,便终会偃武修文,所以还是得多读些书才好。你先前就是书读的少,我看你可以安静下来读几年书。有句话说的好,厚积薄发!”

  秦琼已经开始在为儿子,为秦家谋划后路,规划长远。

  就如崔氏曾经对他说过的一样,立国之时,将军尊贵,但等到太平之时,便免不了文臣尊贵,所以秦家若想长远,想要兴盛,还是得走博陵崔氏这样的路子,这样家业才兴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