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宝,你现在负责整个长安决战的指挥,我看现在就召诸位统兵大将过来商议一下具体的作战安排,如何?”杜如晦问。gqshuwu.com

  “没问题,我们这些人打仗绝不会拖后腿,但有个问题还是得请大司马你解决下,如今各路兵马聚集,长安城里城外足有五十万人马。大家一心勤王保驾,来的匆忙,携带的粮草都不多,还请大司马能够协调调度,总不能让忠心耿耿的勤王将士们饿着肚子打仗吧?”秦琼答道。

  接下来那边声音小了许多。

  执失思力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他没想到自己被关在这里,倒无意中听到了如此机密,只是知道了也没用,他如今被关在此处,连门都出不去。

  这天,门下省政事堂很热闹,来来去去的人很多。

  先是萧瑀封伦等宰相们议事,然后魏征、王珪等参政也来议事,半天后,秦琼、杜如晦以及尉迟恭程咬金李世绩张公谨屈突通等一员员勤王统兵大将,都汇聚一堂。这些将领们个个声音洪亮嗓门大,动不动就在那里拍桌子骂娘,总是声称要开干。

  特别是那个李世绩,最喜欢说灭此朝食,灭此朝食。开始饿的眼花的执失思力还没明白这个词什么意思,后来才突然想到,灭此朝食,说的岂不是打完仗早吃饭的意思?

  他娘的,这些唐朝大将,怎么这么狂妄自信?

  可是一想到人家有五十万大军,又有坚城可依,确实有这本钱。想不此,他也不由的觉得这次颉利大汗发兵南来,直趋长安,确实是太过冒险了。

  肚子饿的咕咕响,执失思力却没去叫侍卫,他好不容易得到这样偷听大唐核心机密的机会,哪舍得错过,还想多听一些呢。

  直到晚上。

  本以为这些宰相参政将军们也都不会再议事时,他却突然听到侍卫传旨,原来皇帝李世民将亲临政事堂。

  听了许久,他才知道,皇帝亲临政事堂的原因只有一个,镇抚司丞刚从渭北回来了。

  这让执失思力极为震惊,难道唐天子早就暗中派人去渭北突厥大营了?

  等了许久,终于等来了宰相、参政、大将军和皇帝齐聚政事堂里议事,听声音还有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却是那位神秘的自渭北归来的镇抚司丞。

  “突利可汗。”

  “郁射设。”

  “拓设。”

  ·······

  越听执失思力越心慌,想不到这个镇抚司丞原来是大将军秦琼的儿子,还是皇帝的女婿,他不久前秘密去了趟渭北突利大营,早就已经跟突利还有郁射设和拓设三人达成了秘密协议。

  正是他们出卖了本来忠心于颉利大汗的乌没啜,所以乌没啜两次行动,都被出卖行踪,让唐军提前埋伏,最终全军覆没。

  突利还逼迫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乌没啜自尽。

  而按这些唐人君臣们议事所透露出来的信息,突利如此,只是因为李世民向他承诺,等这次联手杀掉颉利后,许他为突厥大汗。

  到时郁射设则将为处罗小可汗,而拓设将进为叶护。

  三人瓜分颉利的牧场地盘和牲畜人口。

  执失思力惊的浑身汗湿。

  八月二十四日。

  东宫,显德殿。

  李世民正与秦琼、杜如晦等宰相、大将军们做最后的商议。

  “执失思力什么时候放?”

  “暂时还不急。”李世民看着地图。

  “渭北突厥大军有什么变化?”

  秦琅便上前答道,“据我镇抚司侦知,自颉利到来之后,颉利调动突厥诸部兵马。现如今颉利依然坐镇泾阳,突利则统兵驻于咸阳,步利设驻于高陵,梁师都驻金城,另欲谷设率老弱牧羊于泾河、白渠一线。”

  突厥军虽兵分数路,但每路皆是五到八万以上,相互之间也保持联络,距离不远。颉利的这种调动,很明显是为渡过渭河南下做准备的,毕竟近三十万人马,不可能在一处渡河,分兵几处南渡,既利于快速渡河,也能迫使唐军分兵拒守,分散唐军兵力。

  李世民看着布防图。

  “叔宝,克明,你们两个调动一下兵马,把长安兵马之精锐调往西谓桥南岸,先隐藏起来,不要声张。”

  杜如晦听闻,赶紧道,“陛下,如今近三十万突厥大军饮马渭河,李世绩、张公谨、黄君汉、屈突通、任隗诸路军都还未入关中,眼下陇右河西也仅总共叔宝和柴绍的五万兵到了,泾州的李艺,还是个隐患。若是将精锐都调到西渭桥,万一颉利率兵自中渭、东渭一线突然南渡,那长安可就危险了。”

  “颉利真敢过河也不怕,长安城也是易守难攻的。再说,兵精不贵多,在西渭桥南安排个三五万人足够了。”

  “臣斗胆请问,调精兵至西渭桥做何?”

  李世民笑笑,“我打算去西渭桥会会老朋友突利可汗。”

  平康坊内。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