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处默人丑力气大,跟柴家呆霸王拖着执失思力就跟拖只死狗一样。gqshuwu.com

  执失思力刚挣扎了几下,结果程处默毫不客气的就是几记黑拳砸下,当场砸的执失思力眉骨破裂流血,眼眶青紫。

  这下执失思力慌了,本以为几十万突厥铁骑兵临长安城下,他跟李世民又是老相识了,怎么也当对他这个使者客客气气的,谁料到一来就要砍他。

  尤其是这两侍卫的态度,让他丝毫不怀疑李世民是真要砍他。

  这下真是肝胆俱裂,心神崩溃,连连哀求。

  他越是挣扎,程处默手便越没轻重,揍的越狠,老程揍的越狠,执失思力便越害怕,于是挣扎的越厉害。

  简直就是撒泼打滚,丑态毕露。

  口中连喊饶命,手脚乱挥乱舞,哪还有半分外国使节的模样。

  就连尚书左仆射萧瑀都有几分瞧不下去了,当即出列,“陛下,北狄胡虏不懂礼仪,交予鸿胪寺斥责一番也就罢了,用不着杀了。”

  右仆射封德彝也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请陛下开恩,对此等蛮夷训斥一番便好。”

  两位宰相一起劝谏,皇帝李世民便道,“既然两位宰相替他出面求情,那朕便饶他一条狗命,将此人暂且关押,待朕汇集各路勤王兵马,生擒他那个背誓的主子,到时再一起处置!”

  殿中监豆卢望请旨。

  “臣请敕,将此蛮暂押何处?是押往大理寺牢,还是镇抚司诏狱,或是雍州大牢?”

  “怎么说也是个使者,就暂扣押在政事堂吧!”

  程处默瞪向执失思力,“还不快跪谢天恩!”这下执失思力可不敢再蛮横了,赶紧向皇帝磕头谢恩,然后被程处默和柴令武架着下殿。

  萧瑀对皇帝道,“陛下,眼下突厥大军压境,似乎没必要触怒突厥。”

  李世民笑笑,“朕本就没打算杀他,不过是知道这些突厥人都是些欺软怕硬之辈,故意吓他一吓,而且我猜测到他是来打探我大唐虚实的,正好怀良向朕献了一策,说刚好可以将就就计。”

  萧瑀封德彝两仆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皇帝是这个意思啊。不过为何又是秦琅的主意,还有秦三郎已经返回长安了吗?

  执失思力以前跟李世民确实是老相识,甚至也不止一次来过长安,太极宫也是进过的,可这次在东宫却被如此羞辱。

  他被一路押到了皇城门下省内,被关进堂屋,便没有人理会了。

  坐在那里,脸上鼻青脸肿好不狼狈,甚至连杯热茶也没有,这从渭北赶了几十里路来长安,饭都没来的及吃上一顿呢。

  肚中饥饿,喊了几遍却没人理,再喊,那个满脸胡子的程处默进来,却直接大眼瞪他,甚至还拔刀威胁,说再喊就要砍他。

  正愤怒间,检校侍中高士廉走了进来,看到他们在争吵。

  执失思力正要上前告状,说这侍卫嚣张无礼,结果却听高士廉劈头盖脸的喝道,“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宰相、参政们议事之处,岂是拘押犯人之所,怎么把人关在这?”

  程处默答称是皇帝旨意。

  “皇帝只说把人暂扣押在政事堂,是说押在这门下省内,又没让你把人请到这正堂上来,门下省这么大地方,哪里没地方关个人?这正堂是宰相与参政们议事之所,你把人弄到这来,一会宰相们来议事,难不成还得另寻他地?”

  “那职下赶紧将他换个地方。”程处默老实的挨训,过来推着执失思力到一边去。

  程处默押着执失思力找了几间屋子,都没空当,最后只好押着他来到了政事堂大堂边上的一间偏房之中,“你老实给我在这呆着,若是敢吵到影响了宰相、参政们议事,我打死你!”

  执失思力早尝过程处默的拳头厉害,这种时候也不敢多争,只是敢怒不敢言。

  程处默离开后,执失思力只好饿着肚子在那里忍气吞声,没一会,倒听到不少脚步声传来,似乎是往旁边刚他呆的那个正堂去了。

  紧接着是议事声音传来。

  一开始好像是刚才在殿上听过的萧瑀和封伦这两位仆射的声音,还有些声音似乎没听过。

  他听到封伦在那里拍桌子,“绝对不行,一举动用全部国库内帑,别说我这个右仆射没这权力,就是有这权力,我也不敢答应。难道打完这仗后,就不用过日子了?如今天下初定,百废待兴,哪里不要用钱粮?”

  这时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封相要对陛下负责,难道杜某便不用了?可某现在既然是陛下所授之兵部尚书,就得考虑到眼前御敌之法。如今各路勤王大军陆续抵达,总共五十万大军啊,人吃马嚼哪个不用钱?”

  “哪有五十万这么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