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bnshuwu.com

  夜幕沉沉,城门紧闭,但今日皇城门下省依然灯火通明。

  驻防渭南的大将派了五十骑一路护送着报捷信使连夜赶来长安,把守长安城南门的右骁卫守将不敢开门,但也不敢隐瞒,立即奏报雍州牧、左卫大将军秦琼。

  捷报一层层上报。

  李世民听闻消息时,刚在丽政殿睡下,连日的操劳让皇帝憔悴不已,今晚长孙为皇帝按摩推拿再加上艾炙才好不容易让他睡下。

  可听闻了这个惊人捷报后,李世民还是不顾长孙劝谏披衣而起,在殿里转了会圈后,他下令宫门开锁,半夜也赶往门下省政事堂,召集宰相、参政们紧急商议。

  “让人不敢置信!”

  左仆射萧瑀看着那三个红通通的手印惊叹不已。

  因突厥大军兵临城下,宰相们夜晚虽采用轮班值守制度,但其它诸位宰相也都夜晚留宿在皇城省衙内,以备紧急之时可迅速聚集议事。

  长孙无忌眼睛通红,也是刚睡下就被叫起,可他看完捷报后兴奋的手舞足蹈。

  “斩首八千级?那算上叔宝擒斩那两千,这岂不是说颉利的一个万骑已经被歼灭了?”

  “嗯,确实如此,乌没还真是给了朕惊喜。”

  “臣现在倒有点喜欢上这个家伙了。”长孙哈哈笑道,这么耿直送人头的敌人,当然可爱了。

  “你说秦怀良倒底给这乌没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就死性不改,还突然的就往三原跑了。”

  乌没啜突然移兵三原的真正原因是去挖穆皇后陵这事,李世民让秦琼封锁了消息,不得泄露,这既是维护皇家的尊严脸面,也是在保护秦琅。毕竟秦琅人年轻,一切以打赢眼前这仗出发,但他主动向乌没啜提出去挖穆皇后陵,虽然只是一个计谋,是为了张网设伏歼灭他,但这种事情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否则肯定会有言官御史来弹劾秦琅的。

  较真起来,这可是谋大逆之罪,十恶不赦第二名的大罪。

  为保护秦琅,李世民已经下了封口令,连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宰相都没说,之前调尉迟他们去三原时,也没说这层。

  房玄龄向皇帝恭喜道贺。

  “有了这八千个首级,咱们手里的筹码可就很有份量了,三千骑斩首八千,定要大肆宣扬,好好鼓舞下百姓士气,也震慑下胡虏。”

  兵部尚书杜如晦则询问皇帝,我军伤亡多少?

  “伤亡不大,战死百余骑,伤几百。”李世民还能承受这个战损,说来能有这样好漂亮的战绩,关键还是上次秦琼那一仗,把乌没部打的元气大伤了。

  这次说是三千对八千,实际上是大唐最精锐的玄甲骑打一千乌没部兵,剩下的都只是些辅兵甚至是随军家眷而已。但表面上听起来,确实好听,战绩确实漂亮。

  “陛下,是否可以派出使者前往渭北大营了?”封德彝道。

  李世民摇了摇头,“不,我们得崩住了,如今我们刚打了大胜仗,心慌的是突厥人。而且怀良也说了,颉利还没到,眼下突厥渭北大营里突利无法号令众酋,我们这个时候去谈,也谈不出结果来,反而会让他们看出我们真实的打算,所以得崩住了。”

  “就这样坐等?”

  陈叔达有些担忧,眼下这局势,二三十万突厥军涌入关中平原,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每继续一天,大唐的损失就增加一天。

  而且关中平原上的这些庄稼也要面临被突厥牛马吃掉的困境,等到时突厥人退了,今年关中的秋收也完了。

  李世民也沉默。

  现在这样的对峙,不比在边疆的对峙,现在是敌人处于腹心之中,对大唐的伤害太大了,可没办法,必须得撑住了,否则无法收场。

  “陛下,不如给怀良传信,让他想个办法,看能不能利用他们现在突厥大营的条件,想办法让突厥人先来议和。只要他们先开了这个口子,那我们就好接着谈判了。”秦琼提议。

  李世民想了想,眼下似乎也只有这样。

  “可以去信,最好是劝三郎回来,这样潜入敌营太危险了,他是朕的女婿,又是镇抚司丞,就算要侦察敌情,派人去就行。万一被暴露,太危险了。”

  秦琅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李世民可是很担心贤婿的安危的。

  ······

  阿史德乌没啜再次回到泾阳大营的时候,惊呆了突利可汗。

  “你的一万人马呢?”

  乌没回头看了眼身边这些铠甲残破,身上血清干涸的仅存部众,从草原出发时一万人马,眼下只余这一百余人了。

  “全没了。”

  乌没苦涩的道,声音嘶哑,“全没了,死光了。”乌没又说了一遍,“在三原,我被玄甲骑埋伏,八千部众,皆被斩杀。”

  突利冷冷的看着乌没啜,“你为何还活着?”

  乌没听到这话,羞愧的低下了脑袋。

  “你为何还活着?”突利再次问道。

  乌没面色紫胀,终于忍不住伸手拔出了断了一半的佩刀架到了自己的脖颈上。

  突利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并不阻拦。

  乌没刀架在颈上,羞愧的对突利小可汗道,“我死不足惜,可有些话还是要当面来告诉大家,这次南下错了,大错特错,我们不该深入千里,不该到这长安城下,这里没有什么金山银山,没有数不尽的人口钱粮可抢,这里是块死地!”

  “我败了,我的一万族人没了,我该死,可我要把这个讯息告诉你们。”说完,乌没手臂用力一拉,断刀破颈,血液喷涌。

  突利依然表情冰冷,只是往后退了三步,免得血液溅到他的身上。

  而这边化名为朱邪金山的刘九也在秦琅的暗示下,并没有半点行动,所有人都看着乌没就这样自刎谢罪。

  等乌没啜倒在了地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后,突利冷眼打量着随他回来的那些亲卫。

  一名又一名阿史德阿没部的勇士拔出了刀。

  他们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把刀提在了手里。

  做为贵族头人的亲卫,未能尽到保护之责,他们本就该死。虽然大啜是自尽,但他们也该去殉葬。

  高大凶恶如狼的侍卫队长,用刀把自己的脸割开三道口子,任血液淌下,然后将刀横在颈上。

  横刀自刎,自杀殉葬。

  一百多个好不容易从战场之上逃回来的战士,一个接一个的自刎而死。

  片刻之后,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