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下。jfshuwu.com

  幽州军士兵操练之声响震天地!

  白阳军镇西北处,新开辟一边市,因是秦琅在长城上开的一个小门,门小如口,又由秦琅所开,所以虽官方定名龙关,可士兵们却称之为秦口,秦家口。

  选择此处长城开口建市后,秦琅一面移驻军马,一面把原来附近各处通往关外的口子都封堵起来。

  此时沿秦口垒起了土城、里面驻有幽州军士,巡骑、缉私队。再外面是木栅围起的市场,里面是正在成排建设的仓库、铺面、摊位等,还有客栈、饭店、澡堂等。

  牛进达奉命坐镇北燕州,亲自镇守此处龙关,对于敢继续越界走私者,绝不留情。

  此时道路两边,布满站笼,里面都是那些敢无视秦琅告示,继续铤而走险的走私犯们,此时夏日炎炎,这些被抓住的家伙全都被枷入站笼,这种站笼前高后短,而且高度不够,人进去站不直,只能屈腿勉强支撑,而偏偏笼口上还要枷锁犯人脖颈,这种上面卡着颈,下面站不直的站笼,绝对是极为要命的。

  眼下又是酷日当头,枷在烈日下路旁,水都没的一口喝,这些人求爷爷告奶奶,哭号之声不绝于耳,但却没有一个幽州兵敢靠近他们,更别说收他们的贿赂给他们脚下垫砖或给水喝了。

  牛进达治军严苛,执法严酷。

  路边的站笼里站满了抓来的走私犯,而在关门前,还立着一排排的木柱,那里却是吊着一排排的幽州兵士,都是因为收受走私犯的钱货而循私者,被查到后全都被罚鞭刑,抽过鞭子后还要在这暴晒。

  龙关边市现在还没有商人前来入市,可每天被抓到的入境走私犯却不少,站笼每天都在增加,甚至已经有倒霉的家伙因为挺不过刑罚而毙命的。

  “求求哪位好心的军爷,给口水喝!”

  “我是太原王家的人·····”

  有人在求饶,有人还在嘴硬。

  阵阵热浪下,远处出现一队骑士。

  为首一名骑士身披细鳞甲,一把凤翅镏金镗提在手中,马鞍上挂着铁骨朵,背上负一把加长的环首横刀,腰侧挂一把弩机。

  此人高大魁梧,虬髯短须面庞白皙一看便有鲜卑胡人血统。

  在他的后面,跟着九名骑士。

  这是一火十骑。

  “头,你说咱们这次能得多少赏?”一名瘦长的骑士笑问道。

  魁梧骑士回头瞧了眼他们抓回来的那些走私犯,足有五十人,驼队有一百多匹骆驼。

  这可是辑私以来最大的一次抓捕战果了。

  “上面不是早有赏格颁下,捕得走私者一人赏钱一千,缉得一驼马赏钱一千,另外视查缴货物还有额外赏赐嘛。光人和骆驼就能换赏钱二百来贯了,咱这回发了。”

  “头,可咱们这次抓的人不简单啊,这些可不是一般的走私犯,他们走私的也不是一般的东西。”

  ······

  牙城中军议厅内,牛进达听闻又有缉私抓到了走私者,还是大收获时,亲自迎出来。

  “卑职龙关缉私营火长独孤燕云,拜见牛刺史。”

  牛进达打量着他身后被牛皮索绑着的这群家伙,还有那足足百余骆驼和那满满的货物,不由的赞赏的道,“干的好。”

  独孤燕云下马上前,“牛刺史,卑职初步审问,这些人身份不简单,他们是来自西面云州天成军的戍卒,一整队人参与走私,走私的货物更加惊人,全是横刀弓箭等军械物资。”

  牛进达一听,不由的眼睛陡然瞪大。

  “边军走私,还走私军械?”

  这可就不是一般的走私行为了,这是通敌卖国行为。

  牛进达立即亲自审讯这些边兵,一一查验身份,同时清查缴获物资,越查是越惊心。

  整整一百多骆驼的军械物资,从几百钱一把的横刀,到价值数千钱的铁甲,此外弓弩羽箭等皆有。

  “这些人是把天成军的甲仗库都搬空了吗?”牛进达大怒。

  那队走私军卒的身份很快确定,这些家伙开始还很嘴硬,但牛进达直接命令大刑伺候,对这些家伙可不会客气,于是皮鞭棍棒再加点盐水铁烙等轮番上阵后,便大都招了。

  果然是来自西面相邻的云州天成军的兵士,五十人全是来自于天成军。

  带队的更是一位六品步兵校尉。

  每一个都是边军,他们全是天成军使的亲兵。

  “胆大包天!”

  牛进达虽然也知道边境之上,守边士兵往往也会利用便利偷偷搞点回易走私的事情,但一般也仅限于倒卖点民用物资,可这天成军的守将太大胆了,居然敢贩卖军械。

  不过牛进达有些意外的是,天成军走私队为何还要往这边来,难道不知道这边已经封锁边境了?

  天成军驻于云州和北燕州边境上,位于洋河畔、长城下,他们北面也可以出关。

 &em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