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中。jnshuwu.com

  薛万彻、谢叔方、冯诩兄弟率领一千余宫府兵跪接敕旨。

  “快,把崔郑两位司马赶紧请出来。”

  薛万彻接受了招安,记起秦琅的两位手下还在山上道观柴房里关押着呢,连忙叫人去放出来。

  谢叔方也由手下亲兵包扎了伤口,这位使槊的高手没料到终日打雁,今日却还被雁啄了眼,一直羞愧无比。心中几分不服,却又羞愧难当,人家秦琅年纪轻轻,可那一招撒手锏确实制服了他。

  崔敦礼和郑玄礼两个人在柴房里饿了一天一夜,头昏眼花肌肠包包辘辘,几名军士进来时,两人还以为是来杀他们的,吓的大声求饶,郑玄礼甚至是吓尿了。

  两名兵士此时已经重新归附,当然不好意思取笑这二人。

  “崔司马、郑司马,秦司丞来接二位回长安了。”兵士讨好的道。

  郑玄礼两股战战,“回长安?”

  “好教二位司马得知,薛谢几位将军已经接受了太子殿下的赦免敕令,如今正要返回长安了。”

  崔敦礼长松口气,有些鄙夷的看着郑玄礼脚下的那一滩黄漬,其实他刚才也差一点点尿了。

  “定是我外甥怀良带了大军来,薛谢几个匹夫才畏惧而降的吧?”

  军士笑笑。

  “翼国公倒没带大军来,只是带了十来骑亲兵进山,他宣下太子恩旨,我等感恩殿下厚恩,因此皆迷途知返。”

  崔敦礼听的十分意外,心里又马上气了起来。

  秦琅既然有这本事,那他干嘛还要先派他们两个过来,这定是要借薛谢等匹夫之手来侮辱他们。

  一想及起,崔敦礼就气的面色紫胀,那边郑玄礼更是又羞又恨,二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秦琅给恨上了,丝毫没有因为得脱困境而感谢秦琅。

  “快去给我取件干净的衫子来。”郑玄礼这下倒不急着走了。

  崔敦礼也道,“给我们弄点吃的来,最好是下碗汤饼,放点葱花、羊尾油,加点胡椒粉。”

  几位军士此时都只能陪着笑,也不敢催促,各般要求也只能尽量满足。

  秦琅在山下都跟薛谢等人聊了大半天了,也不见两人下来,后来一名军士下来苦笑禀报,说那二位要求沐浴更衣,用餐饮茶后再下来。

  薛谢几个心里都不由的大骂这两个怂货摆谱,却也不好明说。

  “哦,是吗?”

  秦琅听了冷哼了一声,“看来薛谢几位将军把我这二位司马招待的很好啊,他们都乐不思蜀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急着催他们走了,让他们在这里多玩会,我就先和几位将军回长安了,太子殿下想必也想早点见到几位呢。”

  “要不再等等?”谢叔方道。

  “我等待罪之身总不能让太子殿下等的,走吧。”薛万彻倒是个急性子,也不想理那二货。

  于是乎,当下大家一起收拾收拾,直往长安而去,抛下那两个怂货在山上。

  蓝田县。

  当地驻军统军府统军听闻有兵自山中出来,都吓的赶紧擂鼓吹角,令关起军府堡门,派当值府兵上城防守。

  远远的,千余兵马缓缓而来。

  “是薛万彻、谢叔方、冯立兄弟的乱兵!”

  一名骑兵出城转了一圈,赶紧奔回来报告。

  “快,向长安报警。”

  薛谢几人都是当世一等一猛将,当日长安靖乱,他们率领败兵一路溃败入山,军府试图拦截,结果被他们连斩杀十余人而去,余者根本不敢上前。

  现在见他们又出来了,还以为是来攻城抢粮呢。

  城中一片慌乱,甚至已经有士兵开始燃起烽烟。

  秦琅策马奔驰到城下。

  “翼国公?”

  城上统军惊讶的看到不久前经此入山的秦琅出现在城下。

  “勿要惊慌,山里的薛谢诸位将军士兵们皆已经跪奉太子敕旨了。”

  警报解除,原来是虚惊一场。

  不过那位统军挺谨慎,没敢打开城门。

  “你们出来帮忙安置一下这些弟兄们。”秦琅掏出麒麟令来,要求统军派人出来帮忙搭建营房,派兵警戒。

  实则是要把薛万彻等人的兵都收缴武器铠甲等,就地暂时看押起来,名义上当然是先在这里等候敕旨和赏赐之物。

  真正能离开此地回长安的,也就是薛万彻等有品阶的军官们。

  “待我们走后,你负责维持这里秩序,供给所需饭食,记得每天在军府城堡里做好饭,再送出城到营地中去,一次只做一顿的,不能多送。他们的马匹等我也全会收起来交给你暂关进城中,明白我的意思吗?”秦琅道。

  那位统军马上点头,安置城外,一次只给一顿粮,收掉马匹、武器,派兵看守营地维持秩序,其实就是变相的监视这群乱兵,一旦他们敢做乱,就绝不留情,第一时间解决他们。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