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

  崇贤馆。

  秦琅带着新收的义子阿三李存义来到门前,值守的东宫旅贲见到秦琅,纷纷肃立行礼。

  对于这位曾经短暂检校过旅贲的秦学士,太子旅贲们向来自豪。

  秦琅右手握拳在胸膛上敲打了几下,给予回礼,迈入馆内。

  此时朝阳还未升起,崇贤馆学生们正陆续抵达,一进馆门,没有了随从侍卫、奴婢,只剩下了馆内年纪相仿的同学们。

  秦琅看到李泰正在踢一个足球,对他招了招手。

  李泰抬头看到秦琅,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他似乎对秦琅还有些畏惧。

  “馆主好!”

  李泰有些不太情报的上来行礼。

  秦琅点头,“这位是李存义,泾州人,父亲死于这次灾情,如今是我的义子,今后就是你的同学了,你带他了解下学馆。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同桌,你们结个对子,互相帮助互相学习。”

  李泰瞧瞧李存义,看他瘦弱的样子,而且眼神里有点自卑土气,便有些不喜,但不敢拒绝秦琅,只好应下。

  “去吧!”

  秦琅把李存义推过去,自己进了馆内,褚遂良等直学士见到他回来了,都是表情各异。

  “学士!”

  “老褚啊,我看最近馆里好像对学生们有些松懈了啊,这样不行的,得抓紧了。这样吧,开学也这么久了,大家也都认识了,我认为可以来一次期中考试,九经六艺等诸科一起统考,最后成绩出来后排名,排名一四七的划入甲班,二五八的划入乙班,三六九的划入丙班,重新编三个班,今后三个班要展开竞争比赛,争得头名有奖,殿底要罚!”

  褚遂良也没料到秦琅这一回来就要搞这些,“可咱们崇贤馆虽一百多个学士,但开学至今一直都是大班上课,没分过班啊,这一下分三个班,学生分班,老师也分班吗?”

  “我们继续采用大教室上课,都在一个教室上课,但学生分成三班,要比赛竞争,不仅是各个学生竞争名次,还要让他们班级竞赛。要让他们形成竞争氛围,良性竞争!”

  “我看现在天气挺好的,秋高气爽,不如就这两天,搞一个秋季运动会吧,各班比一比武艺!”

  搞期中考试难不到褚遂良他们,这秋季运动会啥的,他们觉得倒也可以一试。

  反正学生们有体育课,每天早晨有晨练。

  秦琅回了长安,本以为李世民会有任务,可自回来那天被召见述职后,一直没再被召见,于是他这些天便干脆就呆在崇贤馆里搞起了期中考试和秋季运动会。

  期中考试褚遂良等本来只打算考明经,也就是考九经,但秦琅驳回了。又不是朝廷的科举考试,就算科举也不只有明经科啊,不也还有进士科、书科、算科、律科等吗?

  秦琅亲自出题。

  考试分为了经学、史学、文学、律学、算学、书学以及礼、乐、御、射等。其中经学不要求九经皆通,而是按照朝廷四门学一样,学生可自主选修四门主经,辅修五门副经。

  总共十科考试,每科以甲乙丙丁评份,甲是四个勾丁是一个勾,最后十科按总得勾算综合成绩,学生们总勾数越多成绩排名越高。

  社会实践课和其它体育课程这次没列入考试科目。

  秦琅亲自出题,经学都是入门级的题目,主要是考贴经墨义,也就是填空和阅读理解了,都是已经教过的,不难。

  为保证公平,考试采用糊名阅卷,而且还是从国子监借教授博士们过来批卷。

  “有必要吗?”

  褚遂良在秦琅不在时是代为主持,他觉得朝廷的科举考试都没这么严格呢。

  “既然是摸底,就得要摸真实的底。否则若是你们见是太子的卷子,而故意放水,那还谈何公正真实呢?”

  第一科考经学。

  总共是出了九经的题目,但学生们可按自己主修的四经选择对应四经题目,且只有贴经和墨义,没有口试也没有策问,诗赋也没,二十道贴经题,十道墨义题。

  贴经每题两分,墨义每题六分,六十分以下是丁,九十分以上是甲,中间是乙丙。

  小胖子接过散发着墨香的试卷,很是认真。

  他提起笔按事先告之,开始填写名字,学号。

  填完后,扫了眼贴经题,都是些非常简单的题,没一道不会的,再看了那十道墨义,问的也是些极简单的经义,不由的脸上露出笑容。

  提起笔,蘸上墨,小胖子一笔一划很认真的开始答卷,不出半个时辰,试卷已经答完,放下笔再检查一遍,很满意,卷面也十分整洁,没有涂改错字。他左右张望了下,发现同学们都还在那继续做卷,甚至有几个根本就是在那抓耳挠腮,一看就知道遇到不会的了。

  他看到新来的同桌李存义,傻子似的坐那,连笔都握的不对。

  “李泰同学,考试不要东张西望,就算不会的题,也不要想着偷看抄袭!”

  巡考的秦琅喝声道。

  李泰脸腾的红了。

  “我没偷看,我考完了。”

  “考完了就检查,检查完就交卷,不要影响别的同学!”

  李泰红着脸起身,把试卷上交,路过愁眉苦脸的房遗爱旁边,李泰见他连贴经都还空着好多题,于是故意把卷子往他那面展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