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力气很大,气势汹汹的,一副真要打死他的样子,将他拖下车拽进杨树林里,她把他随便往某棵树干上一推,踮起脚尖凑到了他唇边:“我他妈就是想跟你接吻,你个智障。hrshuwu.com”

  “……”智障眼底似有惊喜一转即逝,懒洋洋的拖着腔调又说:“你主动?”

  陈恩赐:“……”

  秦孑搂着她的腰换了个姿势,好让她正常站着也能吻到自己的唇:“来吧,我准备好了。”

  陈恩赐:“…………”

  没等来陈恩赐的反应,秦孑将脸往她面前又凑了凑,“快来啊,随便吻。”

  陈恩赐:“………………”

  狗男人怎么看起来贱嗖嗖的,这么欠揍呢?

  她有点怀疑刚刚在机场萌生的这个念头是个错误。

  陈恩赐看着秦孑摆出一副任由你随便蹂躏的姿态,真想甩他一巴掌转身走人,但她的唇却落在了他的唇上。

  他的唇很软,刚刚喝过冰饮,唇瓣有点凉凉的,还残留着红梅的味道,有点甜。

  陈恩赐是主动想跟他接个吻,但她以为自己吻一吻他,他会接过掌控权。

  哪知,她的唇在他唇上蹭了半天,她脸红的都能滴出血了,他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主动说的吻他,他就真的躺倒任吻了?

  在陈恩赐的印象里,她主动吻秦孑都是亲一下他面颊,啄一下他唇角,或者舔一下他耳垂,挺纯情的。不像是秦孑吻她,各样各色的都有,温柔起来能溺死她,强势起来能憋死她。

  她是有很多次接吻经验,但主动接吻的经验,等同于零。

  陈恩赐见秦孑迟迟没动静,渐渐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的房分你一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叶非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非夜并收藏我的房分你一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