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哈哼了一声,又要说点什么。

  苍浩还没等朱哈开口,接着又道:“就算你们是这里原本的主人,但你们这些年来没有发展繁荣起来,只能享受我们的建设成果。如果你认为我们不应该留下,那么也好办,我们可以离开......”苍浩冷冷一笑,又道:“我们可以把所有企业清盘,炸平我们建设的所有工程,然后带着资金离开。我可以向你保证,几年前运河城是什么样,我用几天就可以恢复原状,你看怎么样?”

  朱哈嘴角抽搐了一下:“你们的损失会难以承受!”

  “你错了,我们承受得起,运河城这几年的发展,给我们带来巨额利润,先前的投入早就已经回本。”苍浩说到这里,冷冷一笑:“至于你那些所谓的同宗,损失才是真正的大,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任何收入,只能恢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但是呢,这几年来他们已经习惯游手好闲,靠着房租和土地出让过着奢靡的日子,突然之间这种生活一起不复返,我很担心他们是否还记得种地的技能。”

  “你......你这就是新殖民主义论调!”朱哈愤怒的斥责:“你们侵占别人的土地,按照你想要的样子进行建设,对当地人进行剥削和掠夺,却从来不问他们是怎么想!”

  “首先,我们没有平白无故侵占任何人的土地,运河城的土地都是花钱买来的,包括你脚下这一片;其次,运河城本地居民跟你至多是同宗,而你朱哈根本不是本地人,甚至都不是暹罗人,你总是代表本地居民说话,问过本地居民的意见吗?”苍浩说到这里,冷冷一笑:“如果运河城真的被夷为平地,相信你,你会被本地居民撕碎的,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

  阿芙罗拉冷冷的说了一句:“不需要本地居民动手,还是我们亲子了结你吧 。”顿了一下 ,阿芙罗拉转而对苍浩 说了一句:“你跟一个死人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也就是阿芙罗拉话音刚落,朱哈突然怪异的一笑,随后头一歪,目光渐渐变得呆滞起来。

  “见鬼!”阿芙罗拉意识到什么,立即冲过去,掏出一把匕首,塞进朱哈的牙缝,硬是把嘴给撬开了。

  也就是嘴巴撬开的同时,一股鲜血从朱哈嘴里喷出来,弄了阿芙罗拉一身 。

  “他自杀了!” 阿芙罗拉恨恨不已的道:“他的牙齿上,应该是藏着一个牙套,里面藏有剧毒物质,专门用来自杀!咬破之后,剧毒物质释放,人就死了!”

  丸冈秀男笑呵呵说了一句:“克格勃对这种套路应该非常了解!”

  阿芙罗拉瞪了一眼丸冈秀男,随后无奈的道:“我刚才没想到......应该检查一下才对!”顿了一下,阿芙罗拉斥责丸冈秀男:“都怪你!”

  丸冈秀男愣住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突然出现破坏了我的计划!” 阿芙罗拉气呼呼的道:“结果我的安排完全被打乱,脑子这会儿乱的很,应该想到的事儿,却给忽视了!”

  丸冈秀男讥讽的说了一句:“用华夏人的话说,你这是——阴沟里翻船!”

  “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一定会想到对朱哈搜身!” 阿芙罗拉这会儿对丸冈秀男非常不满:“这里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要来?”

  “我为什么不来?”丸冈秀男理所当然的道:“朱哈 都已经找到我头上了,难道我要装聋作哑吗?”

  “你可以拒绝!”

  “我拒绝了也没用!”丸冈秀男轻呼了一口气:“朱哈根本不想跟你合作,兵变完成之后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干掉,就算我不答应,他也会用出其他手段!”

  “丸冈秀男说的没错。”苍浩缓缓点了点头,告诉阿芙罗拉道:“如果丸冈秀男拒绝合作,朱哈可能会直接干掉你,那么你可就是防不胜防。正相反的是,丸冈秀男加入进来,局势对我们而言就可控了。”

  “可控吗?” 阿芙罗拉撇了撇嘴:“只是死了一个朱哈,但朱哈的党羽在哪,我们根本不知道!”

  “只能慢慢找吧。”苍浩其实已经有心理准备:“我就知道 朱哈没那么容易对付。”

  阿芙罗拉很困惑的看着苍浩:“朱哈自杀了你怎么一点反应没有?”

  “我应该有什么反应?”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他自杀了也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近身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妻你太坏只为原作者青光楚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光楚辞并收藏近身兵王最新章节